首页 > 新闻中心 > 区县报道 > 思南县 > 正文

古茶逢春发新枝产业花开映山红

——思南县鹦鹉溪镇映山红村发展茶产业纪实

村业传奇——古茶获新生

10月30日,思南县鹦鹉溪镇映山红村村民何婵正在净鑫生态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加工厂房里,忙着加工生产翠片茶。她说:“从种烤烟到种茶叶,收入增加,日子越过越好。”

与何婵一样,其他村民也都在茶山上挣钱。改革开放40年来,映山红村民从种植“老三样”到种植烤烟,再到如今种茶制茶,终于迎来了好日子。

“我们村的茶是出了名的,以前还是贡品呢。”何婵得意地说。

映山红村是思南晏茶的产地之一,早在明洪武年间,产于思南马河、映山红等地的茶叶便被地方官员作为贡品进贡朝廷。

映山红村虽有晏茶,但并未形成产业。过去村民采茶制茶,多为自家食用,或为走亲礼品。

20世纪80年代初,映山红村实现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但因人均耕地少,土地贫瘠,山高坡陡,村民种植传统农作物,效益低微,大部分村民依旧在温饱线上徘徊。

“当时全村约600人,但田土总面积仅有501亩。”映山红村支书陈美涛记忆犹新。村民为获取更多的耕地资源,于是将田间地头大量茶树砍伐。

古老的晏茶,渐渐淡出村民的生活。“茶叶不能当饭吃,当时家家都在为缺衣少食发愁,谁也没在意那些茶树。”陈美涛说。

20世纪80年代末,映山红村村民响应政府号召,开始大规模种植烤烟。一时间,家家户户种烤烟,全村到处是烤房。何婵家种植了20多亩,一种就是10多年。

“当时烤烟种植烘烤的技术都不高,因此产量低,收入最多时一年也不过上万元。”何婵感触深刻。而种烟收入过万,已是20世纪90年代末的事情了。

从传统的农作物种植到烤烟种植生产,让村民远离了饥饿。“当时大部分村民通过种植烤烟而增加收入,解决了温饱问题。”陈美涛说。

然而,10余年的烤烟种植,让该村土地开始“变质”,烤烟不仅病虫害增多,产量也逐年下降。跨入新世纪,村里除了为数不多的烤烟种植大户,其他村民纷纷外出务工另谋生路。

2008年,思南县大力发展生态茶产业,规划建设张家寨现代生态茶叶示范园区。映山红村位于园区的400多亩荒地被思南净鑫生态茶种植专业合作社流转,种上了翠绿的茶苗。

“过去这里能产出品质优良的思南晏茶,充分说明这里是种植茶叶的好地方。”净鑫生态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后思说。

此后,有茶商陆陆续续到映山红村流转土地种植茶叶,前后3家合作社,流转上千亩土地。荒山变茶山,村里在家劳动力几乎全部进入园区务工,获得稳定收入来源。

而古老的晏茶文化,也在山村悄然复兴。近年来,思南县大力推进“思南晏茶”县域品牌建设,通过品牌推介和市场开拓,美誉度和影响力不断提升,畅销国内外。

从被遗弃到重获新生,晏茶在思南焕发勃勃生机。据介绍,今年思南预计生产茶叶0.89万吨,产值8.8亿元,其中仅太古集团就与思南签约出口茶叶1200吨。

而晏茶产业的不断发展壮大,也激发起脱贫振兴的强劲动力。今年脱贫攻坚“春风行动”,映山红村进一步加大土地结构调整,由村集体经济流转土地发展茶园140亩。

“今年夏秋攻势,我们又规划种植130亩白茶。”映山红村第一书记杨益滔说。记者看到,在该村岩上组的大片荒山上,20多名村民正在砍割杂草,整治荒地。

荒山变茶山,推动山村巨变。保留下来的古茶,如今被村民视如珍宝,而那些砍伐后的古茶树桩上也发出了崭新的枝条。

村业有乡愁——茶香唤人归

10月30日,天还未亮,映山红村委会主任余勇宣已带着村民上山砍割荒草。“大家抓紧,我们要争取今年就把茶苗全部种下去。”他不停给村民鼓劲。

荒草杂木丛生的荒坡,是该村在夏秋攻势中规划建设的130亩白茶基地。连日来,每天余勇宣都带着村民上山开荒种茶。

45岁的余勇宣,对茶有着独特的情感。过去在外打工时,每次与工友聊起自己的老家,他总会自豪地说:“我们映山红村的茶叶,以前可是专门进贡给帝王家的。”

只是,说这话时,他心里没有一点底气。因为,老家的贡茶只在记忆中。他从小就从父辈口中听说村里出产的晏茶为皇家贡品,但除了村里的古茶树,以及劳作归来时的一碗浓茶,并未有太多的记忆。

余勇宣初中还未毕业,就到河南、山东等地务工。而在外和人说起家乡,他觉得能拿出来炫耀一番只有曾经的贡茶了。但当有人提出“带一些来尝一尝”时,他便只能无奈地苦笑。

虽然有一段光彩的历史,村里却并没有茶叶产业,这成了映山红村民心中最大的遗憾。在映山红村,茶是家家户户必备的饮品,至今许多人家还保留着铜茶壶等古老的茶叶器皿。

2002年,余勇宣回家种植烤烟,每年收入仅有数千元。四年后,他再次离开家乡外出打工。他无奈地说:“光靠土地根本养不活一家人。”

和余勇宣一样,总人口不足千人的映山红村,在外务工的劳动力就有200多人,他们常年奔波于广东、福建、浙江等东部沿海城市的工厂或建筑工地上。

“在外奔波,疲惫时最渴望的就是畅饮一碗老家的浓茶,这比什么饮料都要美味。”对于每一位游子而言,故乡的茶是最浓郁的乡愁。

2011年,余勇宣再回家乡,见到昔日荒山如今绿浪翻滚、茶香四溢的茶园,心头异常激动。随后他决定在家乡创业,成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

如今他被村民推选为村主任,负责集体经济合作社的茶产业发展。“现在除了外面的企业到我们村流转土地种植上千亩茶园,村集体也相继发展200多亩茶园。”余勇宣说。

茶产业迅速发展,村民通过流转土地、入股分红以及就近就业,纷纷增加收入脱贫致富。余勇宣每次外出,总会底气十足地介绍自家家乡:“我们村的茶叶品质优良,曾是朝廷贡品,欢迎有机会到我的家乡品茶观景!”

村业的远行——茶叶销海外

“每年茶叶有90%出口英国、德国等国家。”10月30日,在思南县净鑫茶叶生态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生产厂房里,合作社负责人陈后思自信地说。

厂房里,机械轰鸣,工人忙碌,翠片茶加工正有序进行。陈后思介绍,每年除翠芽在本地销售外,其余的产品均出口欧盟国家。

净鑫茶叶生态种植专业合作社坐落在思南县张家寨现代生态茶叶示范园区,而其基地的大部分土地从映山红村流转。

“映山红村是思南‘晏茶’发源地之一,当时选在这里建基地,就是冲着古老的晏茶文化而来。”陈后思说,10年前他从映山红村流转400多亩土地种植茶叶,如今基地面积已扩大到2000多亩。

“我们使用周边菜油生产作坊的油渣作为肥料,采用沾虫板、防虫灯等物理方式防虫,同时全部用人工除草。”陈后思说不用农药、不施化肥是他种茶始终坚持的原则。

加之当地独特的地理气候环境,其所产茶叶品质优良。目前已通过有机茶园认证,早在两年前就达到欧盟标准。

据介绍,目前该合作社不仅成为贵茶集团的联盟企业,还与英国太古集团建立合作关系。今年预计茶叶产量为200吨,除2000斤翠芽在本地销售外,其余基本上都是销往国外。

“可以说茶园里每一片茶叶都不会浪费。”陈后思说随着市场的扩展,从起初只在春季生产翠芽,到现在一年四季都在开足马力生产。

而产业生产链的延长,也为当地群众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陈后思表示,基地平均每天用工20人左右,均以映山红村为主,贫困户可以优先。此外村集体经济还入股该合作社参与发展,每年可获得3万元分红收入。

笔者见到,在净鑫茶叶加工基地,新建成的抹茶加工车间已基本建成,即将投入使用。“抹茶生产线投产,我们的茶叶加工将会越做越深,产品更加丰富。”陈后思说。( 杨聪

编辑:张晓云
相关阅读
0
澳门星际赌场